武痴父亲卖房搬13次家全部家当供儿子学拳 徐灿用拳王证明:值

浏览次数:144 时间:2019-06-06

[摘要]徐灿的父亲是个武痴,年轻时自学过武术,因为太痴迷,在22岁的时候,索性把自己的名字从“徐国龙”改成了“徐小龙”。儿子16岁那年,徐小龙让徐灿中断学业,前往昆明刘刚拳馆接受专业的训练。“这么多年有算过在拳击上花了多少钱吗?值吗?” 徐小龙想也没想,说:“从来没算过,他喜欢就值!大不了我再回老家开个面包店呗!”

自动播放

专访拳王徐灿:佩服自己解压能力 能干热爱的事业是种幸福

正在加载...

撰文/徐思佳 视频/赵航

5月26日,徐灿的第一场拳王金腰带卫冕战。六七百个同乡的父老乡亲赶了几个小时的路,从资溪县赶到抚州,现场给徐灿加油。团队调侃着,给徐灿起了一个新的外号,“全村的希望”。

一家面包商成为了这场卫冕战的赞助商,在发布会的门口撑起了大大的展台,世界各国的嘉宾、记者都驻足品尝。老板是徐灿父亲徐小龙的好友,十几年前,两人曾一起创业,加入资溪面包产业的大军。后来,资溪的面包名声越来越大,而徐小龙为了儿子卖掉了新疆的店面,举家搬到昆明学拳。“店不开了,每天陪儿子训练,后来没钱了我和他妈当过保安、保洁,在酒店干点杂活。”

“这么多年有算过在拳击上花了多少钱吗?值吗?” 我问道。

徐小龙想也没想,说:“从来没算过,他喜欢就值!大不了我再回老家开个面包店呗!”

徐灿的“武痴”父亲:因爱武术改名“小龙” 变卖房产掏全部家当供儿子学拳

徐灿的父亲是个武痴,年轻时自学过武术,因为太痴迷,在22岁的时候,索性把自己的名字从“徐国龙”改成了“徐小龙”,他说,“我喜欢李小龙的武术哲学,他不是在说武术,也是在讲人生。改了名, 我们那边也都叫我小龙。”

凭借精湛的手艺,面包师徐小龙在全国各地开面包店,辗转过武汉、永州、西安、达州、新疆乌鲁木齐等13个城市。“本来打算在新疆定居,房子都看好了。在新疆,徐灿各门文化课成绩都不错,还连续几年拿到全市中小学跳绳比赛的冠军,再坚持半年他就可以初中毕业考一个重点高中。”

16岁那年,正在新疆乌鲁木齐开面包店的徐小龙萌生了一个想法,让徐灿中断学业,前往昆明刘刚拳馆接受专业的训练。那时,这个疯狂的想法被所有的亲友反对,两夫妻为此还大吵了一架。“后来就三个人举手投票,最后是我和我爸二比一赢了我妈。”徐灿回忆。

这一年,徐爸爸卖掉了家里的房产,停下了手里的面包生意,举家搬到云南昆明,把徐灿,带到了知名拳击经纪人刘刚的俱乐部。

“我把徐灿带到俱乐部,见面就跟当时的包教练说,七、八年以后,我儿子他肯定拿世界冠军!” 八年后,徐灿24岁,这个“狂妄的大话”竟然真的实现了。

到了昆明之后,徐灿的爸妈开了一个小门面,但因为陪徐灿练拳分心,生意不大好就关了。“还是有点家底的,我一直告诉徐灿不用分心,家里全力支持。”好景不长,租房学拳一家三口的开销很快就花光了积蓄,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活,几年间,徐灿的妈妈在酒楼做过保洁、爸爸当过保安。

回忆起那段不太容易的日子,徐小龙却说最大的困难并不是经济上的,“最大的压力不是经济上的,而是孩子心理上的,在练拳击的过程中,他的思想会发生动荡,尤其是在前边没有出成绩的时候,他会觉得练拳击没有什么前途。”

徐灿的妈妈说,“和徐灿当时一起去练拳的孩子有不少,但坚持下来的没几个,按比例算下来可能5%都不到。”

“拳击是穷人的运动”,这句话徐灿很认可,他始终把打拳当做可以改变一家人生活和命运的事情,但徐爸爸的感触却更深,“你要是喜欢,穷或不穷都会选择拳击,拳王阿里的女儿,家里有钱了吧,还是去打拳。练职业拳击最需要的是勇气和胆量。”

坐地铁、租房、自己做饭、出场费全交父母,初中就退学的拳王“一点也不叛逆”

“十个人见我,九个人都觉得我不像打拳的,要么说,这孩子挺文静的,要么说,孩子挺瘦的。”但看面相,身材高挑、娃娃脸的徐灿的确不像是练拳的,就连拳手们剑拔弩张的赛前称重仪式,他都表现得十分“礼让”。

赛前的发布会上,和徐灿一同出席的日本拳手木村翔直言不讳地说:“我看好了一辆奥迪,赢了这场比赛,我想买下来!”

走下台,我问徐灿,你有什么拿了出场费后想买的东西吗?徐灿想了好久,一样东西也没说出来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4 28365365体育在线 版权所有